• 会员登陆 | 会员注册
  • 返回首页

    八天筛查 从林芝到拉萨途经十余乡镇 爱心救助 找到先心病童免

    时间:2013-08-01 13:0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   三百多名村民,带上孩子跑来卫生院门前排队,队伍却在卫生院门外蜿蜒排了上百米 从西藏林芝地区到拉萨,沿途经过十多个乡镇,八天时间,每一天都要驱车上百公里,只为到更多的地方去筛查患儿。 7月12日,北京武警总医院的医护人员、中国红基会的工作人员以及
      三百多名村民,带上孩子跑来卫生院门前排队,队伍却在卫生院门外蜿蜒排了上百米

    从西藏林芝地区到拉萨,沿途经过十多个乡镇,八天时间,每一天都要驱车上百公里,只为到更多的地方去筛查患儿。

    7月12日,北京武警总医院的医护人员、中国红基会的工作人员以及媒体记者一行十几人,进藏筛查救助先天性心脏病儿童。以“天使之旅”为名,开展了一场“救心行”。

    患儿的梦想

    为瞧病 十个娃挤一辆车

    如果没有先心病,他们本可以在蓝天下奔跑,去跳舞、去挥洒汗水,但是特殊的生活环境、匮乏的医疗技术,却将这些孩子的梦想禁锢住了。

    7月14日下午,工布江达县仲莎乡卫生院。听说要有北京的医学专家到来,接到通知的三百多名村民,带上孩子跑来卫生院门前排队。

    下午的阳光晒得刺眼,家长们拿着小伞或遮阳帽给孩子遮挡阳光。筛查时间还远远未到,队伍却在卫生院门外蜿蜒排了上百米。

   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听不懂汉语,但一看到穿着白大褂衣服的大夫给孩子听诊,就会开心地咧嘴笑笑,赶紧掀起孩子旧旧的衣服。末了,一听说孩子正常没事,还会双手合十鞠躬向大夫道谢。

    有些村里贫穷,只有个别人家才有车,却硬塞进了村里10来个人,孩子们甚至就晃荡着腿坐在后备箱中,只为了赶在北京的专家离开前,给自家孩子检查一下。

    然而你若是问他们知道不知道看什么病,他们自己也说不清,只是知道孩子若是有病,大家会帮助他们,会把孩子带到北京免费接受治疗。

    每一个筛查点的条件都相差不多,坐落于群山之间地广人稀。驱车几十公里,你甚至看不到一处村庄,也“注定”了这边的医疗条件,要相对落后。

    篮球小子 梦想和朋友打球

    “我最喜欢打篮球,但是玩不了几分钟,就会很喘,也没办法和其他朋友一起”

    一整个下午,在接受完听诊和超声检查过后,300余名孩子中有2名被确诊有先心病,需要带回北京治疗。来自贡巴村的14岁少年普布扎西就是其中一位。

    瘦瘦小小的普布扎西个头也就相当于10岁左右的孩童,发育迟缓也是明显的症状之一。知道自己要手术的消息后,他默不作声,倒是陪他一同前来的奶奶和姐姐,哭得泣不成声。

    奶奶曲珍是一位66岁的典型藏族妇女,穿着民族服饰,也听不懂汉语。但是当她知道唯一的孙子要被带回北京做手术时,突然“哇”地一下大哭起来。

    在奶奶看来,动手术可是要命的事,她始终担心,自己的孙子能不能扛住。

    “这个孩子现在来看,还是可以手术的。”一旁的大夫都在宽慰着奶奶,“如果再不手术,肺动脉高压,心脏结构改变,那就没有办法了。”这后半句话,大家却不敢跟奶奶说。

    一旁的普布扎西默默拉着奶奶的手,只在聊到他最喜欢的篮球时,才会腼腆地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,“但是玩不了几分钟,就会很喘。也没办法和其他朋友一起。”说着,他又低下头默不作声。

    普布扎西的家里并不富裕,家里靠种地为生,一年收入最多也就3万元。他的爸爸是奶奶唯一的儿子,他患有先心病,幸运的是,姐姐还算健康。

    超龄少女 搭上治病末班车

    “我喜欢跳舞,只要把病治好,蹦跳就不成问题了”

    在工布江达县,24岁的少女班宗,是此次带回北京治疗的最大的“孩子”。

    原本她已经超出了救治范围,但在红基会的一再坚持下,她得以进入救助名单。

    其实早在她2岁时,就被查出患有先心病,但那时没有免费治疗一说,“如果要治疗,得是45头牦牛的价钱。”而一头牦牛就要两三百元,班宗掰着手指算了算,至少需要近万元的医疗费。

    家里穷,掏不出这笔钱。班宗就这样,年幼时一直在“禁锢”中长大。上学的时候,连老师都要担心她随时昏过去。

    不能爬山,会喘还流鼻血;体抗力很差,经常感冒,没有办法和伙伴一块玩闹,是她最大的遗憾。拉萨,已是她到过最远的地方。

    去北京治病,是她这些天最兴奋的期待:“我喜欢跳舞,只要把病治好,蹦跳就不成问题了。”

    像这样的情况,医护人员几乎每天都会遇到。这些孩子,本该有着和他们年龄相仿的活泼好动,有些人不得不放弃自己一直忍住病痛坚持的舞蹈课,有些人只能坐在教室里看别的孩子跑跳。因为病情的限制,他们只能远离自己的梦想。

    “庆幸一切都还不晚,孩子们病情不是特别严重。回北京手术后就会恢复。”大夫的一席话,就是这些孩子的希望。

    医生的梦想

    先心病高发地

    筛查改变孩子命运

    这是一支以“70后”博士为主力的专家医疗队,他们有着丰富的高原地区巡诊经验。对他们来说,这种外出主动筛查比坐在医院干等患者,更有意义。

    1974年出生的薛炎,是此行武警总医院专家医疗队伍中,唯一一名心外科的大夫。出生在医生世家的他,一直笑称自己报志愿时“不知道除了当医生还能干嘛”。

    从2005年北京武警总医院救助先心病患儿的工作开始,薛炎就成了首批出诊筛查的大夫。8年时间里,他出诊不下10次,西藏、新疆、青海、内蒙古、山西、江西等老区、少数民族地区和穷乡僻壤,都有他的足迹。

    条件艰苦,不足为奇。去年在西藏岗巴县,他们一行10人登上海拔4600米的地方,拉肚子、发烧、失眠等高原反应都是小事,最可怕的是,凌晨后停电,屋子里都结上了冰。

    可即便环境如此差,薛炎还是认为,只有当医生深入到这些地方时,才可以对这里的环境有所了解,也可以告诉更多的贫苦家庭,“你们的孩子有救了。”

    就像他去年在青海筛查出的一对姐弟,一个9岁一个7岁。主动脉瓣膜关闭不全,如果不做手术,不出两三年两个孩子就会没命。一个人手术也要五六万元,但迫在眉睫,如果晚了就失去了动手术的机会。

    幸运的是,孩子们被发现,也被治愈了。“这是改变他们命运的事。”薛炎说得很严肃。先心病对这里的孩子们来说,发病率高却不易被发现,后果也是致残甚至致命的。然而这样的结果,是薛炎这些医生们最不愿意看到的。

    “其实我也没什么大心愿,只是想把他们治好。然后人家一提起我,就会说, 薛大夫可是个好大夫。 这就够了。”薛炎呵呵一笑。

    文并摄/记者 王田

    制图/李铭
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违法言论!
    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